Curve治理陷入困境,其他DeFi项目该如何自救? | 得得精译

宋宋
宋宋

Sep 16

该文章已上链

摘要: 对一个DeFi协议的治理代币进行收益耕作,可能意味着有机会获得巨额利润;但这种行为是否会转换成对协议的去中心化控制?

链得得App注:本文来源Cryptobriefing,作者:Anton Tarasov;原文标题:Curve’s Troubled Governance Is a Warning for Other DAOs in DeFi 译者:Chaindder

对一个DeFi协议的治理代币进行收益耕作,可能意味着有机会获得巨额利润;但这种行为是否会转换成对协议的去中心化控制?

内容要点:

1、Curve流动性提供者没有积极参与治理流程,结果导致决策权被掌握在一些强大的利益相关者手中。

2、虽然Curve最新推出的奖励提高计划可以改善这种情况,但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治理问题。

3、对于建立持久的去中心化社区而言,非经济激励措施至关重要。

今年夏天,一些DeFi协议的收益耕作计划让许多用户赚的盆满钵满,但是当协议需要这些用户使用自己持有的治理代币进行投票时,许多“农民”却保持沉默。流动性挖矿最初的想法是利用奖励代币来指导DeFi协议发展,但当人们对利润越来越痴迷,流动性挖矿的初衷似乎有些难以实现。

Curve去中心化自治组织就是一个例子,用户在获得短期收益后不愿为该项目做贡献,导致只剩下少数几个大型参与者来管理该项目,为集权治理创造了环境。需要注意的是,这个问题不会仅存在于Curve这个单一的DeFi项目上,而这也不是Curve专有的。问题的根源在于社区本身:在寻求通往财富的道路上,人们总是热衷于选择阻力最小的那条道路,因此Curve去中心化自治组织应该找到一个更好的解决方案,为协议带来好处。

激励措施错位

尽管去中心化金融行业自2018年以来一直保持增长态势,但真正促成其高速发展的转折点发生在2020年6月16日,当时,去中心化金融协议Compound宣布推出原生治理代币COMP,之后DeFi普及度得到了爆炸性的增长。

毫无疑问,正是因为COMP代币的推出引发了这场去中心化金融收益耕作运动,因为他们第一次允许用户通过提供流动性帮助贷款功能,并以此获得回报——事实上,Curve的CRV代币也采取了相同的业务模式。

Curve的治理去中心化思路是通过“通货膨胀”向流动性提供者分配代币,Curve协议指南中是这样描述的:

“到第一年年底,循环供应量大约为7.5亿CRV,通货膨胀率可以让现在去中心化自治组织手中的控制权交给Curve Finance协议的流动性提供者。”

通过分发治理代币,团队可以在网络上分配控制权,用户也可以通过提出想法或投票来赞成其他提议,并将自己的CRV代币锁定在系统中,并用这种方式影响Curve的未来。但问题是,CRV代币持有者在锁定代币的时候需要承担机会成本,因为CRV代币是可交易的,这意味着假如代币价格上下波动,那么投入到协议里的代币可能会出现盈利和亏损问题,如果你想要将代币从锁仓中取出,必须要先支付昂贵的gas费用才能进行出售或购买。不仅如此,高通胀无疑也会在未来几年对CRV代币价格产生负面影响。

因此,利用CRV代币进行网络治理的想法不太现实,因为这将迫使用户放弃可观的潜在利润。

上图:Curve通胀走势(资料来源:Curve.fi)

另一方面,如果我们分析Curve的治理模式就会发现,与在项目治理中拥有发言权相比,用户更喜欢快速获取利润。在对CRV代币进行收益耕作之后,流动性提供者其实很少会把自己的代币锁定在协议里。

上图:Curve协议投票中锁定的代币CRV(黑色)vs. 循环供应量(绿色)。资料来源:Curve.fi

上图:CRV代币价格走势(资料来源:Coingecko)

Curve卡特尔

链得得注:卡特尔 是由一系列生产类似产品的独立企业所构成的组织,目的是提高该类产品价格和控制其产量。根据美国反托拉斯法,卡特尔属于非法。垄断利益集团、垄断联盟、企业联合、同业联盟(Cartel)也称卡特尔,是垄断组织形式之一。)

实际上,治理参与度低并不是Curve所独有的,其他DeFi协议同样存在类似的问题,这个问题会造成一个结果——低参与度导致获取网络权力变得更加容易。

第一次Curve“去中心化自治组织战争”爆发在2020年8月23日,当时该项目首席执行官迈克尔·埃戈罗夫(Michael Egorov)获得了去中心化自治组织超过70%的投票权。正如他所说,当时之所以这么做,主要是因为对“大姨夫”YFI创始人安德烈·克罗涅(Andre Cronje)推出的“大姨夫”yEarn项目日益增长的影响力有点“反应过度”。

上图是迈克尔·埃戈罗夫干预Cruve项目之前(顶部)和之后(底部)的CRV分配情况(资料来源:Curve.fi)。

从上图中我们可以看出,迈克尔·埃戈罗夫个人对Cruve项目的干预使整个去中心化自治组织陷入了困境。

在平台上投票需要30%的法定参与人数,因此创始人必须参与投票过程。在这种情况下,理论上迈克尔·埃戈罗夫可以影响平台上对自己有利的决策。尽管到目前为止迈克尔·埃戈罗夫的表现非常职业,没有做出任何出格的事情,但这种状态并不“保险”,毕竟人们已经发现一个人(或实体)就可以轻松“劫持”Curve去中心化自治组织。

第二次Curve“去中心化自治组织战争”与CRV代币通货膨胀有关,该协议根据用户每周的投票方式在其流动性池中分配代币以提升通货膨胀率。但是通过拥有强大的投票权,大型项目参与者(比如“巨鲸”)可以将大部分增发的CRV代币引向他们喜好的流动性池。

2020年8月26日,Curve发起新提案CIP#4,旨在通过更新所有Curve资金池费用结构来提高CRV和veCRV代币价值。Curve团队认为, CRV代币目前因为高通胀而面临强劲的卖盘压力,结果导致治理参与度不理想。

新提案具体内容包括将交易费用由0.04%提高至0.06%,同时将100%交易费转至veCRV(设置100%管理费)。该提案的实现将需要进行资金池的迁移,因为当前需要50%管理费用,社区可以决定最佳的迁移策略,但团队的建议是首先重新启动每个池,删除管理费用限制,并设置新的费用参数,将所有CRV gauges重定向到新池,复制每个池的gauge权重,同时允许流动性在更高的收益率指引下自然地迁移到新的资金池。

然而此后不久,投票发布出现巨大变化,导致最终结果对Y池更为有利。投票分布的迅速变化不仅证实Curve去中心化自治组织不仅波动较大且影响力很小,而且表明财务激励措施才是平台治理的关键影响因素——yEarn和Y池之所以能支配Curve治理,是因为它们提供了丰厚的回报。值得注意的是,激励其实来自yEarn平台而不是Curve。

当流动性提供者将其稳定币锁定在Curve的Y池上时,他们会收到所有权代币,然后可以将这些代币带出Curve并锁定在yEarn协议上,这样既可获得90%以上的投资回报率。

上图:yEarn上Y池所有权代币的投资回报率(资料来源:yEarn)。

通过使用yEarn作为获得利润的代理,Curve流动性提供商形成了卡特尔,当他们结合了自己的治理能力,就可以用最大化yEarn收益的方式来调整Curve,尽管这不一定会对其他Curve用户有利。

除了去中心化自治组织利用内部影响力左右Curve项目之外,还有一些来自外部的可疑活动,比如Curve开发团队可以在不要求用户事先批准的情况下扩展产品。理想情况下,应该由Curve去中心化自治组织来决定需要构建哪些扩展产品并为相应的开发工作投入资金,但是Curve核心开发团队最近的举动打破了这种平衡关系。

8月25日,Curve核心开发团队在代币持有人进行投票之前,围绕其治理流程在平台上添加了一个新的流动性资金池。在受到社区的强烈反对之后,迈克尔·埃戈罗夫被迫提出将通过链上投票来决定是否添加该流动性池,但从技术上来说,其实应该先进行投票再决定是否添加新的流动性资金池。

本文撰写时,迈克尔·埃格罗夫“私自”添加的流动性池仍然可以在Curve平台的用户界面上使用,用户甚至可以直接与该池进行交互。

上图是迈克尔·埃格罗夫的提议。资料来源:Curve治理论坛

如果说项目核心开发团队可以随意修改Curve,无疑会破坏去中心化自治组织的价值主张。

财务激励可以解决问题吗?

从2020年8月28日开始,Curve启动了一项代币激励计划,并希望以此提升去中心化自治组织的参与度,他们为锁定足够CRV代币的人提供了高达2.5倍的代币提升奖励。

但是,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

虽然看似代币奖励会保持稳定增长,但其实整个流程即费力又冒险。想象一下,某位用户向Y池提供10,000 DAI流动性,在一周的投票锁定期间,该用户锁定超过5000 CRV代币才能最大限度地提高收益,这意味着在锁仓期这个用户有可能要冒着超过20,000美元的CRV代币风险。

如果用户不想投入过多CRV代币,目前还有一种解决方案,那就是延迟代币锁定时间,但这并不是个最好的短期策略,因此每次锁定期结束提现奖励的时候,Curve总是会再次调整代币提升奖励计划,以吸引人们再次将代币锁定在协议里——很显然,Curve系统鼓励长期锁定投票。

正如Curve团队最近对安德烈·克罗涅所做的回应中所证明的那样:在不取消奖励的情况下进行长期投票代币锁定,应该鼓励用户坚持该项目并为该项目的未来成功做出贡献。

Curve更新激励措施的主要目的其实是为了促使用户关注去中心化自治组织,激励措施实施的前一天,锁定投票地址数量暴涨了七倍。但是这种热情很快就消失了,这很可能是因为激励措施后面变得越来越复杂所导致。

上图:锁定CRV代币的地址数量变化趋势(资料来源:Curve.fi)。

尽管如此,随着越来越多新用户的涌入,Curve去中心化自治组织里那些大型参与者的影响力开始减小,这是一个不错的健康迹象,令人鼓舞。

上图:当前用于投票的CRV代币锁仓分布情况(资料来源:Curve.fi)。

重要的是,短期和长期投票锁定之间的分配有利于长期投票锁定,目前大多数Curve地址都将其代币锁定到2024年。

上图:根据锁仓时间划分的CRV代币地址数量分布情况(资料来源:Curve.fi)。

从短期来看,Curve项目得到一定程度地提振还是很有希望的,但从长远来看最近推出的激励措施可能还不足以解决投票率偏低的问题。尽管用户一开始都很激动,但实际上,资产新的激励措施实施以来,在8000多名代币持有人中,只有1147位锁定了自己的CRV代币。

从某种意义上说,以增值方式“耕作”CRV代币其实就像抵押(staking),你会发现抵押平台虽然提供了不错的经济激励措施来鼓励人们参与治理,但投票率大多却很低。事实证明,更多人其实还是渴望短期交易赚钱,而不是简单持有代币或参与治理,此前治理参与度提升更像是“三分钟热度”。

现阶段,Curve去中心化自治组织仍然很容易受到寡头政治和技术统治的影响,该项目参与者需要增长到一个临界数量,这样才能在核心开发团队和卡特尔之间找到平衡,而这种平衡能否实现,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社区和引入其他激励措施。

如果大多数Curve用户只是为了快速获利,那么增加收入将变成他们的唯一目的,社区和网络治理将会被抛之脑后。

另一方面,Curve核心开发团队需要找到一种创造性的解决方案来缓解当前问题,更重要的是,要把人们贪婪的本性逐步引导到更有意义的治理活动中。虽然经济激励措施可以吸引用户,但如果想把用户黏在平台上,必须让他们觉得自己是这个组织的一部分,这种参与感是用钱买不到的。

Curve对其他DeFi项目的警示

毋庸置疑,Curve的治理问题并非个案。

去中心化自治组织精神至关重要,围绕在某个DeFi项目的社区必须要有长期愿景,同时还需要有积极的参与者来传播这一愿景。 在这种情况下,经济激励措施就像是为精良机器运转所准备的石油。但前提是,这台机器的质量必须是好的,如果是一台坏机器,注入再多石油也无法运转。

就目前来看,Curve似乎还没有找到一个最佳治理解决方案,这也导致该项目成为少数“巨鲸”的摇钱树。链上治理本身就是一个复杂的主题,没有人能搭建一套完美的架构,所以其他DeFi项目可以从Curve项目上借鉴一些经验教训,避免让同样的问题出现在自己身上。

本文系作者 宋宋 授权链得得发表,并经链得得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链得得微信号(ID:ChainDD),或者下载链得得App

分享到:

相关推荐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